拿掉這疊被水被風被光折磨一年的
爛紙
顏色被水被風被光
偷走的爛紙
上頭只剩石塊的影子

是誰睡在饅頭裡 聽說
曾經是祖父

朱紅墨色
是不是跟著骨架
換成灰沙
裝在罐子裡

碑上
留下許多黑窟窿
像沒了眼球的眼窩
 想看也看不清
這世界
創作者介紹

seraphkil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