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一個陌生人,結果通常只有一個。
手握著一條連繫的絲線,另一端,是在風裡飄著。
直到握著的人也鬆了手,線,就在空氣中翻飛糾結,滾入紅塵巨流中。
我,真的覺得,那一個國家圖書館的守門員,長的真好看。

創作者介紹

seraphkil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