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沙漠中不斷走著
拋錨的吉普車早就看不見身影
應該被沙塵掩埋在黃砂裡了
昨天已經喝掉最後一滴水
剛才看見有綠洲的影子
便往這個方向走來
許久
還是沒有看到水的痕跡
無力的躺在黃砂上
一邊懊悔著這次唐突的旅行
並暗暗希望到時發現成為乾屍的我的狀態不要讓無意間發現我的傢伙感到害怕
在恍惚之中
我看見天使騎著駱駝從遠方走過

睜開眼發現躺在一間屋子裡
有個孩子向我走來
聽見他說
渴了吧把水喝了好好休息
我聞到潮濕的水氣便迅速捧起大碗急促喝著
一連喝了好幾碗
疲憊又蔓延上我的身體
我又再次睡去

----(待續)























成年禮
不祥的翅膀
無麻醉
外出工作
異類
是生活適應人還是人適應生活

創作者介紹

seraphkil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