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著走著
也就這樣超過了四分之ㄧ個世紀

許多許多就這樣來來去去

幼時緊抓在手的小玩具
睡眠習慣要裹著的毯子
那時天天說笑著的同學
有空就會再看一次的電影
見面會讓你眼角綻出笑意的人


是源頭
孕育所有喜悅悲傷

在水域中浮沉
冷涼水流托著身軀

你說了那枝紫褐水草的名

在上次睜眼的瞬間
天光
想起
轉身回望
那被晌午光線充滿而今已不復存在的靜謐小巷
輕輕浮著點點晶亮塵埃

漂著

也許遠古
此身即是海藻
名喚
海葡萄

創作者介紹

seraphkil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