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活是一團由眾多死結交纏的毛線

***
日光燈照著,今夜,沒有星月,明天會是好天氣,蜘蛛正張著網。

***
平靜,是個包裝精美內容細緻的花瓶。以文字拆開外圍薄脆紙張,以言語將它拋擲。碎裂一地。我微笑。其中雜有近似孩童的細瑣叛逆怨懟和自我毀滅的快慰。

***
想知道一個山谷,讓吶喊回應之後便將它沖淡。想知道一個樹洞,讓祕密吐露之後便將它抹去。想知道一個海洋,讓傷心回歸之後便將它遺忘。想知道一個地方,讓生命終結之後,魂靈,皆能歌唱。

***
如果可以,多盼望諸事皆可如分食般,你我各半。心,一半予你,一半給自己。如果可以。

***
你可以,賢淑端莊貞靜美好,將世上所有良善都帶在身上,然後離開。其他醜陋粗糙邪惡不為他人喜愛的,讓我來擔負。

***
他們說,我是你前世的情人,翩然飛至肩頭。你說的尖銳話語,穿過胸口。在精巧空間,仍顫動著翅翼。木盒裡,釘著,我的記憶,你的過去。

***
每個傷口,都會結顆白色的果。

***
無助呵,來自於別人對你的批評,卻無法辯解。因我之於你,誰也不是。

***
周遭的人快樂狂放地笑著,我說了一句雜有戲謔語氣地尋常話,疲累,把體內僅剩的愉悅,擠出,喧鬧的人眼中,看不見失落。

***
現實的颶風已經遠離,內心的風暴,逐漸成形。

***
他只想自信地大喊half is enough

***
當任何事物過分了,就是暴力,即使是溫柔。

***
柱頭上的人像嘆了一口氣,把白千層的葉子揉碎混入空氣。缺翼天使,坐在紅磚瓦上,望著水上的白雲。人們,在不遠處,將葉子放在雲朵上嬉戲。

***
「One may think we’re alright.But we need pills to sleep at night.We need lies to make it through the day.We’re not ok.…」<The Perishers - Pills>必須相信,遠方,真的有人在祝你幸福。用力讓自己這樣想著,我,這樣,才能勉強度過生命中,那些不堪。

***
請求你,對我再好一點,或者再壞一些,讓我,能在愛與恨之間做出取捨。

***
舉起雙手,風,幫他剪下了飛揚的影子。

***
在開始時,想聽你說出我的缺點,在結束時,想聽你說出我的優點,也許,你會知道,我,不是你所認為得那樣好,也不是你所知曉得那樣壞。

***
嗅著食物逐漸冷去的香味,令我沮喪得想哭。

***
如果,你所感受到得是我自以為是的溫柔。我想,我該走了。

***
心,綁上了紙鳶。你說的話,有風。如果不能回應甚麼,請沉默,轉頭。

***
深紫色的雲,在遠方疊出低矮的天際線,漁船燈火海平線上綴出一串鑽石,抬頭,滿天星座,下弦月初升,新宿二暗暗閃著紅光。

***
挑了一顆種子,種下一棵樹,以此,預言我們。

***
已經記不起何時是我們最後的擁抱。在快樂的時候,沒有人會希望,這就是最後。之後,想要回想那些快樂,又那樣模糊。

***
一個轉彎,海,就這樣鋪展開來。突然想起,你,曾帶我來過這裡。回憶,讓這裡的顏色,都摻了灰。一個轉彎,海就在。我,要往山裡去,那裡有一片新生的綠。

***
夏天的顏色,是飽滿的黃摻著橙。夏天的味道,是濃厚果香帶著刺激。夏天的感覺,是豐沛汁液夾著甜蜜。夏天的時間,是枝頭上一顆顆青綠果子,裡頭裹著,向晚的太陽。

***
熄燈後,黑暗用絲綢將我全然包裹。體內臟器的跳動異常鮮明,眠床變成海藻,我是依附其上的黑色的卵,在規律的海潮裡,搖晃入眠。

***
空中的溼氣,將呼吸凝結成白煙。你,從河底來,攀上牆垣,褪下過去,你的過去,牙白的薄膜有個裂口,薄脆纖細,燈下透著瑩光。你攀著過去,等待未來將翅翼晒乾。白煙,靜靜散開,月光皎潔如瓷。

***
在海口拾了一塊玻璃,海的顏色,曾經傷人的破口,經過時間淘洗,也溫潤圓滑,忍不住帶了回來。一片海洋,在一個山中小穴裡,悄悄躺著。

***
一步一步,拾階而上。背後有一片黑暗,飽和且濃重的。黑暗裡,有海的氣息,濕黏略帶苦味。有光,在濃稠的黑色裡閃爍。有極大聲響持續爆放到聽覺麻痺近似無聲。一步,一步,抬頭看見,出口處,一位天使,斂翼垂視,手上那一朵血紅罌粟。

***
旅遊可以是當下的事,但更多是與當下無關,它是我們對一個未曾看見的地方美 麗的想像,它也是我們最美好的回憶,在我們平淡的日子裏把思緒抽到一個老遠的地方,一個下午、一段路、一朵白雲。-白雙全

***
從惡魔的靈魂得到賞賜,是得以看見翅翼上,流星顏色。

***
深灰色的雲綴在紫黑色的天上,識不清的星宿散落著,眉月初升,飛機拖著長長的尾巴,向另一邊的天空前去。

***
坐在浪板上等待,一股強勁海水,能托起一顆冬季的結晶,送至岸邊,讓燦亮陽光照耀。

***
拾起白華一朵,未醒,花瓣攏著像顆白球。放在房內,也許當眠夢之時,正緩緩綻放。我已預見他的芬芳。

***
我是懦弱的。與你分別,不敢回望,擔心因貪戀你的凝視駐足不前,又害怕轉身後並沒有目送的視線而感傷。我在與你分別後,只敢低著頭,快步向前走。

***
捌,是說,提起來,之後,別放下。有個男孩,在胸口有個這樣的刺青。枕著這個字,伴著沉穩的節奏,我緩緩沒入一個溫暖明亮的水域。

***
失去了聲音,還能書寫。享受著用書寫與他人交談。人們有著耐心,靜靜等待著接下來會得到的答案。天氣潮溼。有人說,春雷今晚會來。

***
抽著菸,撫著面前齜牙發出低吼伏著的獸,在床上與牠對坐著。它總喜歡趁著闃寂的夜,從胸口脫出。黑,是我倆的保護色。

***
我們是該對自己的言行負責。請,別將猛獸放出柵欄,卻對牠說,抱歉,我填不滿你的餓。

***
我感覺到的失落,來自費盡心力仍然離目標一個指節的距離,無法碰觸。你的視線穿過身體,我,在你視網膜上的圖像,透明。

***
我和你是註定要分離的。懇請你閱讀一本故事,它對我這樣重要,你視為苦難,也是我強人所難。不過,日後仍能憶起初初相會的絢爛,像花火,多彩,短暫。

***
南方的樹,已經抖落綠葉綻開橙色的花,北城的樹,還等著春日敲門。我期待著在春末,夏初,隨風揚起的漫天飛絮,五月的雪。

***
我是個殘忍言語惡毒的人,有人,仍給予溫柔的擁抱。

***
春雷未響,於是有了貪睡的藉口;獨身過日,於是有了孤癖的理由;聆聽煩憂,於是有了存在的價值。

***
身為服務人員,對於無禮客人的謾罵,似乎也只能面帶微笑,默默承受。心中有再多想要據理力爭的想法,只能讓它如肥皂泡泡,一顆一顆,飄飛,無聲爆裂。

***
近日,不論快樂、憤怒、悲傷,種種情緒都感到恍惚,像看著水族箱裡的魚,知道牠是存在的,沒有真實感,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
希望,能夠清楚知道,什麼時候做什麼最恰當。在春分的前一晚,聽見了院子中,群蛙的合唱。牠們,很本能的知道,是時候了。

***
妳指著一幅圖畫,彷彿是一片高聳建築物,被陽光之類上滿金黃色調,其中的黑色窗牖,問我們這群學生,覺得它代表了什麼。我說,也許代表著完美中所包含的瑕疵,像是斷臂的維納斯。我等不及聽見妳的回答,就被鬧鐘喚醒。這是第一次,對未完的夢有那樣深的悵然。

***
今天的情緒是鳳仙花。

***
我知道,他們要的是樹,風雨過去,還是挺拔依舊的那種,不要纖細敏感而多刺的花。他們開心的玩樂著。在冷夜,用溫柔的嗓音,唱歌,給自己聽。

***
請在午夜之後,登上最近的天橋,閉上眼。你可以聽見,獨角獸的蹄聲、曼陀羅草的尖叫、海洋的浪濤、曇花露出牙白的臉、一顆瓜果墜地...。也許,你還能聽見,我這夜的夢,有沒有你的消息。

***
以為好了的傷,冷不防被狠狠撕開,疼痛地在原地不斷彈跳,不知情的人,以為是種舞蹈。

***
在網路上與生人的對談。繞著照片、長相、身材打轉的話題,覺得自己是條待沽的魚。為此,感到惶恐。

***
努力裝扮成我所喜愛的樣子,優雅、體面、博學,然後深深迷戀,如水仙花,耽溺倒影。也許,這般能讓我更喜愛自己,一些。

***
早知曉,世界不專屬任何一個人。徹夜未眠之後,不只世界,身體,也不像自己的。

***
每到月底,就要開始作答時間填空題。

***
在生活裡,支撐著你走下去的,不會是與愛你但不瞭解你的人相處。卻有可能是,沒甚麼交集的人對你恆常專一的凝望。

***
心房,心防。總覺得,想知曉一個人的心,可以先試著了解他的房。

***
側身,枕著穩定跳動的臟器,清楚的感受它壓縮時的顫動,微弱緩慢,一下一下數著,意識漸漸沒入夢的汪洋。翻身,驚醒,腳還是那樣的冷。啊!我是個壞心人。

***
剪下一方黑夜/披上身/走進/被打翻的調色盤/安坐/含笑的眼/是光采斑斕的狹小空間裡/最最燦亮的恆星---for Lois

***
朋友問,當世界末日你想做些什麼。我說,繼續過平常日子。難道你不會特別想要保護誰,或者想要和誰在一起?我想了想,並沒有。那些人並不是非我陪伴或保護不可,而我最渴想守護的人,已不存在。當世界開始崩塌,不懼怕,我的世界,早已毀壞。

***
因為滿溢的怒氣而激動落淚,很擔心自己的情緒,只剩下憤怒而已。

***
請您懲罰她,讓不愛她的人愛她,讓她不愛的人也愛她。---幾米《世界別為我擔心 》我看見這句話,感到十分的惶恐。這的確是種嚴酷的懲罰,是精神的凌遲,如同一位渴求死亡的人,獲得了永生。

***
那些情緒上的小傷口,對我而言,是那麼巨大、重要,即使它對於世界或寰宇而言,是那樣的微不足道。

***
早晨,陽光刺過雲層,點亮被微霧包裹的城市,它有了灰暗之外的顏色,是莫內的畫作,朦朧柔美。

***
近日,總想起一句歌詞。 「好像一朵無言花,靜靜地開,靜靜地美。」

***
一束光,透過天窗,細細地照在身上。看著身上的細碎光斑,暗想,也許我是被上天眷顧的人,今天。

***
希望自己是個活著的時候被記得,死去之後被遺忘的人。

***
往南的候鳥都回巢,這個城市又開始擁擠熱鬧。今年這座城裡,還是找不到小時候最喜歡點燃的那種鞭炮。

***
躲在角落看你,你戴黑框眼鏡是如此富有書卷氣。從昏暗光線中看你,你身邊的人傾身向你親暱耳語。

***
星斗墜落,依序炸裂。 爆破的聲響,驚呼的笑聲,在河岸旁蕩漾。 請讓我獨自坐在旁邊,不語,在硝煙之中享受我們耽溺的快樂。

***
希望自己是個活著的時候被記得,死去之後被遺忘的人。

***
也許是溫度變冷了一點;也許是天色暗了一點;也許是身體疲憊多了一點;也許是昨晚睡眠少了一點,不知道什麼原因,今天,很需要一個溫柔且帶有點侵略性的擁抱。想埋在一個人懷裡,安心地,什麼都不想,一秒都好。

***
發現,當場面話越說越好,能說出口的真心話,是越來越少。

***
請別放任他自生自滅之後,過些時日,又責怪他成長地不是你預期般的模樣。

***
今早,看見一位流浪者身裹眾多衣物,倚靠石雕而眠,在街旁。菩薩微閉的眼,正對著他的臉,我感到一股安詳,在風雨飄搖的清晨。

***
發現緊緊替人保護著的秘密,已經是眾所皆知的事。突然間,不知該如何處理那秘密消失後,心裡多出來的空間。

***
每年冬末,看見故事館庭院中的梅樹燦爛地綻放如,總令我想起:「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在這沒有雪的南方。

***
看見朋友全新造型的相片,突然被震懾住。好像有個新靈魂被放入你所熟知的軀體,而舊的那個,無聲的消逝,你所熟知的那個人,在瞬間,成為生人。

***
我的腦是個初生的宇宙,炸裂與遠去,不歇地發生著,也許有天,將忘卻自己的姓與名。

***
我說我說,好朋友這種身分關係,看來堅固柔韌。我卻覺得,它,不過像只保險套,只要有一方太激動,還是很有可能破掉。

***
你的世界,是個女孩初初瞭解世界的殘酷,仍對明天充滿許多期待。而,在你身邊是如此快樂。

***
從那天起,我失落了一種語言。失語,是種逐漸擴散的病。

 

***
在你離開之後,我是斷線的風箏。已經沒有誰能將我留住,也沒有歸返的方向,隨著風,繼續向未知飄蕩。

***
你重視的正好與我相反。
你覺得我過於草率,只是剛好那個部份與生死相關。
我會這樣,只是覺得和其他的沒有任何高低貴賤差別,都是一條命。

***

風雨中也只能同候鳥般鼓著翅,奮力向著目標去。

***
我不知能信靠什麼

***
總習慣留下細碎的線索,那,遠比漢索與葛麗泰被野獸吃掉的麵包屑更細小。被忽略是常態,然,心底還是有個地方隱隱期待著,等待著那一天的到來。
 
***
生死是那麼貼近,只是呼、吸之間


***
當那些令你不知所措的事接踵而來,也只好靜靜地順著時間,讓它引領你到該去的所在

***
你還記得和前情人的最後一次擁抱是在何時嗎?大多的人都不會記著,我們都不認為會是最後一次,卻不知不覺走到了結尾。如同接下來的日子,闔眼的瞬間,才驚覺,啊,就這樣結束了。

***
現在逆風,只消再多一秒,就可以飛翔。
如放開手的風箏,向著高高的天上去。

***
無人能抵抗生死
無人能預知命運
然而愛與夢想
回憶與希望
將會相伴永恆
--時間遺忘的天使

***
我,在醒著的時候夢見你,閉上眼的時刻回望你

***
總有一些曼妙來不及趕上,總有一些盛宴初初開始。當世,應是美好年代。

***
關於人生以及世界的許多疑問總有許多得不到解答,存活,只是種狀態及途徑。

***
我將藉由否定你來肯定自己

***
力不從心就像是明知道要珍惜生命但卻忍不住從高樓一躍而下。

***
當對生命感到手足無措,也只能順著時間知何繼續飄流,默默看它將你帶去哪裡。

***
自認已是極低姿態,而世界仍不饜足。

***
自己的領土只能自己保護。

***
我,像隻鴉。
似乎只剩腦袋還算可取。

***
有種人全世界的人都捨不得對他壞。而他,卻得不到想要的好。

***
你什麼事都不和我說。

日子一天天過,哪有什麼事需要特別說。

但也不要什麼都不說啊。

除了死,我還能有什麼事?

***
爬梳著你的文字,從某天之後就再也沒有新的枝芽生出。你,就這樣靜靜的被保存著。一如對你的認知與印象,簡單粗淺近乎一張白紙邊角輕微泛黃。

***
迷戀金屬閃著森冷光芒的尖端

***
實在覺得自己是一株顧影自憐的水仙

***
快樂是人生中的意外,從來不是常態。

***
我,相對於國家、世界、星系、宇宙,是那樣渺小。
更何況是我所感到的孤寂。
但這樣微不足道的,卻像偶然發生的肉刺。
碰不得。
雖不至於肝腸寸斷撕肝裂肺。
那略癢的刺痛,一次次,直入心房。

***
是的,傷口仍未癒合。
經過之前的道路,心,如同人魚雙足,一寸一寸,皆是凌遲。

***
近日總想起席慕蓉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
你就是我的春天。經過的地方總逸散著芬芳,鼠尾草、檀香、睡蓮、百合、桃花、麝香。在風中,跟著這些香氣就能找到你。

***
對於這種看你臉色過日子的時光感到十分不耐

***
我只是需要找人說說話

***
我想在神前為你點乳脂,讓聖母溫柔的張開雙臂迎接;想在佛前為你焚香,讓菩薩慈眉看顧

***
到底是越墮落越快樂越墮落,還是越快樂越墮落越快樂

***
當你決定不再在意生命使用的方式與效率時,所遺忘的將遠比記憶的多更多。

***
我想躲起來

***
蔓花生

***
沒有必要為了以後發生的事情,而放棄眼前的幸福
--有一天

***
人生,是被比較出來的

***
我,就要活的比邱妙津還要久了

***
如果我能決斷的離開一個地方,應該也能坦然面對死亡

***
在他人眼中,我的人生是否沒有想像中的虛無

***
昀光燦亮

***
coldplay的歌常讓我有種欲淚的衝動

***
友人曾說:
如果有憂鬱症,又沒有才華那就是廢物了。
我可是兩者兼備

***
選擇離開只是因為沒有留下的理由

***
今晚台北的夜色太明亮。如同日輪剛剛落下夜幕漸漸拉上的時刻,雲還是灰白色。這樣的夜,總讓我感到有點不安。總覺得有些事在隱隱蠢動著,窸窸窣窣的聲響從身後,一陣一陣傳來。

***
真實,是一條透明細密且堅韌的絲線,綴起四散的訊息,如一條華美頸鍊,所見,一切,瞭然於心。

***
讓美好的和美好在一起
我將遠行
---《紫花》

***
我感到後悔。但是歲月的腳步並沒有緩慢到只要往時間到來的反方向走,就能回今晚台北的夜色太明亮。如同日輪剛剛落下,夜幕漸漸拉上的時刻,雲還是灰白色。這樣的夜,總讓我感到有點不安。總覺得有些事在隱隱蠢動著,窸窸窣窣的聲響從身後,一陣一陣傳來。到過往。

***
我真切地感到疲困飢餓,但不知該往哪裡去,我真切的感到孤寂與蕭索,在這個世界的生活


***
我們各自轉過身後,向前走,我看見各自在生活中都有笑容,但不知你是否察覺我嘴角之後的缺憾

***

窗外霪霪春雨,我正在緩緩乾枯

***
ハミングがきこえる

***
生命,不過是場醒不來的噩夢

***
無知與絕望讓人無所畏懼

***
怎麼那些那麼快就想不起來了,那些不那麼遠的從前

***
溫柔是:包容並靜默,不問不怨,不哀傷。--黃碧雲

***
痛苦2=快樂

***
孤單的份量,在一人份與兩人份之間擺盪。

***
因為我不夠資格,所以臣服。

***
我決定放下你,往,前,走。

*** 
幸福就是提得起放得下,如果,提得起放不下,那就少拿一點吧--金士傑

***
我也曾經有過這樣的時光,毫無理由地深信自己的未來充滿各種可能,相信自己將有一個玫瑰色的未來。--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

***
我們在這個社會,只是為了生存,說它複雜或者殘忍,這樣未免太過單純天真。

***
我厭惡自己十分在意你不在意的那些瑣碎如塵的小事。

***
當恨意抽除之後,他只能哭了,之後該賴何維生,他不知道。

***
有些事情只能自己承擔,說出來的感覺不過是隔靴搔癢。

***
求職,使我直視現實社會血腥

***
憂傷,每天服用一公克有益健康

***
一片鐵灰色花瓣飄落

***
睡眠,是每天的小死亡

***
啪~你這個妓女

***
一場人生的小旅行

***
晚安 野玫瑰

***
和過往感情擦身而過,彼此,比路人更為陌生

***
睡眠,對他而言,是每日的小死亡。

***
這世界已經沒有騎士,我決定成為一位騎士。

***
嘿好久不見親愛的憤世嫉俗

***
這世界就是有事總由不得你

***
吃了你給的藥,睡眠,你依然沒有出現在夢裡,終結思念

***
酸壞的食物正好滋養腐敗的內在

***
當所有人都否定我們,你為何仍沉默如鏡

***
真切地,為自己真切地活著感到憤怒

***
我只能說,我祝福您幸福健康。

***
您好,歡迎光臨。我是人盡可夫小公主

***
那個會在意尿尿分岔的時代已經過去

***
請你原諒,在過去的傷口下,我對於未來總有點裹足不前。

***
不再新鮮的綠,在沸水中,舒展成一叢虛偽森林

***
愚婦,你以為麥當勞是慈濟功德會啊。

***
在那個下著大雨的夜晚,我們打著傘,一錯身,即是千萬里。

***
在你眼中,我只是一團數字

***
憤怒無以名狀

***
我的樂觀是源自於極度悲觀

***
瘋狂追求愛情的人們,像,瘋狂撲向亮點的白蟻群

***
人,原來可以為了另一個人開心的活著,認真的活著,或傷心的活著

***
翻開古舊的扉頁,溢散出是記憶的麻藥,味苦氣息略帶芬芳。

***
你們那些夾帶著同情的眼神,是利刃,把我,一吋吋切割成碎末,供你們滿足貪婪的好奇。

***
窗外,微量天光。

***
死亡的意念像鑽進腦殼中的蟻后,不斷增生繁殖子嗣,啃咬著,我殘存的生存意志。

***
我最想尋獲的,已經走遠了。只有留下一本火車時刻表。
當時,你說我可以用這本時刻表知曉,哪班列車能抵達他的所在地。
你走了。走得徹底。
而我打開時刻表,也不知道該到哪裡,尋你。

***
只希望在感情這條路上態度優雅從容,身旁有沒有人,不是重點。

***
現實是黑道,無論你多麼不願意面對,都會無所不用其極的強迫你正視。

***
「Every step I have taken, has been to bring myself closer to you.」

***
請讓我把你的吻套在無名指上

***
歲不老呵,穿越悠長時空裡的步伐沒有快慢的問題,相對論也與它無關,一舉一落即生即死,且走且看芸芸眾生。今晚天空沒有星星,都被人們摘下來裝進盒子裡,再用小小細細的火蛇送回天上,慶典碎片在他身後炸裂。雞鳴聲穿越窗牆,喚醒藏在角落流浪異地的影子,充塞石灰味道的空氣裡開始攙入歌聲,許多等著人們進駐、以溫柔餵養的空樓終於發出除了呼以外的聲音。風輕揚起塵土,敲不碎滿城虛無。

***
剛過了一天。啊~時間啊。時間。時間時間時間時間。
這一秒一秒,有顆星星殞落,新生在無限之外悄悄蔓延,領我穿越,信仰,那比針孔更細微比太陽更大的能量。
你答應過我的,出口,這只是其中一條路,在哪呢。
不是嗎,不,諾言遊戲已經結束。

***
有些事情對陌生人坦白的說出來的確好多了。記憶總輕輕的拉著衣角。
痛嗎?不會了,只是有點想哭的衝動。
過去,的確就過去了。未來,我不奢望未來會是什麼樣。
淺淺一笑帶過就好。

***
突然覺得,不只沉迷購物頻道的人很寂寞。
沉迷網路的人也是。

***
簡單來說,像蛆,哪裡也不去。啃吃著屎,怡然自得。
因為弱,就拿這當藉口,繼續墮落。

***
從法國到了希臘。不該流浪了。找個家吧。

看著那些不遠的從前,曾經那麼近,那麼遠。
春天,在下個季節。

***
月光追著一個輕盈的轉身,一朵花,正在盛開。

***
已經忘了。那裡是個地雷區。
很久沒去,沒辦法去,也沒理由去。
一個行程,輕輕地將我送到那裡。
瞬間,回憶將我炸得 灰 飛 湮 滅。

***
誰能告訴我,你是用什麼信念,支持你活到現在的?

***
我學著微笑唱歌給你聽。你想聽什麼?我唱給你聽。

***
There are moments in our life
When even Schubert has nothing to say to us....

by Henry James"The Portrait of Lady"

重新思考人生。人生,果然會有連舒伯特都無言以對的時刻。那,我也許該繼續沉默。

***
你笑了,我哭了。在夜裡,人們流浪著。

***
給過的拿不回來,結束的無法從頭。既然,我們都會難過,那就不是遊戲。或許吧...

***
橫亙在我們之間的,不只是距離。還有,從古至今的孤寂

***
生命總會找到自己的出口

***
找不到絕對的歡愉
那麼
相對的快樂也可以

***
有隻蝴蝶他選錯花朵了...

***
選擇這充滿選擇的人生...

***
夏,天亮好快

***
親愛的你好了換我病了

***
是的殘忍令人發笑

***
誰能告訴我感情世界裡的度量衡是什麼分寸

***
悶騷設計師創造出的悶騷制服被悶騷服務生發現了它有悶騷的袖扣

***
這世界創造我擁抱我保護我傷害我放棄我

***
清楚地感覺到每口食物被咀嚼,經過食道,落入胃袋,無味。

***
不懂當你看見滿手鮮血的我為何還要帶弟弟進來我房間,是要向他展示我精神有多異常嘛?

***
對於你不經意的調戲我討厭自己竟是如此在意

***
很抱歉我就是這般小心眼,對於你的粗魯,我就是在意被弄髒的牛仔褲

***
貓的自覺

***
我能不能大聲的對你咆嘯?

***
紅樓夢就這麼結束了

***
也希望貞靜出現在我身上

***
截短的生命線

***
這是一個自恨的時代

***
青春的夏天應是盈滿艷陽

***
倒數已經開始我們卻都還沒聽見

***
我已經開始懷念那些可以邊喝著咖啡邊抽菸的店

***
你是否可以了解我的嚴肅與不耐煩

***
Chris我想要你的眼睛

***
家對我的文字而言是否是條纏腳布

***
你浮動的眼是否能勾勒出我眼淚低落的動線

***
文青文青多少頹喪借你之名而行

***
憑什麼我就必須忍耐你的壞脾氣

***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

***
我們都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個會先到來/請把你的性器拿開,我已浸在體液裡。

***
母親說:不要只有想到你自己好不好,之後進來的人會覺得有多臭。當我在廁所抽菸的時候。我開始思考,是不是該以我對待朋友的方式來在家中生活著。

***
母親摀臉急促的呼吸著,我說,不管你要死要活請乾脆點我們都沒剩多少時間。

***
每天睜開眼的瞬間都覺得有什麼乾枯的部分在剝落,粉碎在空氣裡。

***
我有個被月光抓傷的背

***
香水有毒

***
茜雪紅像熊熊燃燒的人們的欲望

***
現在只是在找個藉口憂傷,落榜,現在正好是個美好又正當的理由。

***
噢...我正在爆烈地軟性自殘中,不見血,不在身體表面上留下痕跡。

***
有沒有一個聲音能讓我聽聞之後能夠得到救贖

***
我以為遠方會有不同的月光

 

創作者介紹

seraphkil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aye
  • 不管怎樣,
    前方有許多條選擇等著,
    小徑幽靜可愛,
    康莊大道平穩向陽,
    不管你用什麼方式前進,
    最後好朋友們都在圓環匯流聚集著....
  • hey dear
    謝謝你
    最近發生的事情有點多
    有時人難免會耽溺在眼前的景象
    而忘了
    未來還有其他可能
    感謝你的提醒唷XD
    也期待你在南方可以好好的曬滿飽足的陽光

    seraphkiller 於 2009/03/25 13: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