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為自己是株植物
有毒性的那種
安靜地用自己的方式
抵擋
自認為可以阻擋在外的侵略

今日才認清

不過祇是尊廟門前的石獅

張牙舞爪
也不過是虛張聲勢
被定格出一種荒謬的趣味

以為可以將一切妖異
阻擋在外
殊不知啊殊不知
因為是舶來品
所以被當成看門狗
如此而已

創作者介紹

seraphkil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