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漸豐的時刻
是該開始 飛行

風開始從北方來
樹葉沾染上黃昏的色彩

一隻帶傷的鳥
仍然堅持踏上歸程

一個殘破的身軀
希望到南方用陽光
刷淡憂傷

本文章透過拓網交友同步發表
創作者介紹

seraphkil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